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纳百川

学习、传播中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)林李之见(七)——良医  

2013-07-03 11:25:55|  分类: 中医保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图片
黄剑:外治手法有它的绝对优势?
李辛:有绝对优势。
林杰:中医要学很多方法,好取长补短。中药有中药的特点,针灸有针灸的特点,手法有手法的特点,气功有气功的特点,按跷有按跷的特点,导引有导引的特点,拍打有拍打的特点,刮痧有刮痧的特点,拔罐有拔罐的特点。各自有方法,每一种方法之间都有适应症和非适应症,对上适应症就势如破竹,对不上适应症,就是隔靴搔痒。

黄剑:要成为一个全才的中医,很不容易。

林杰:比较难。

李辛:好医生不光是什么都能用,更主要的是看医生的功力。就跟金庸的小说一样,第一是功力,光是练招数,练很多,没有用的。

黄剑:一个人要成功一件事情,同时要具备一百个条件,一个不具备,就失败了,或者达不到这个层面啦。

李辛:对,无论刚开始练什么,最后他功力够了,透了,光一个一阳指就行。

林杰:虽然我一直强调不要为名相所拘,但是你既然学中医,对它的某些术语还是要能够解破它。你把这个解破完以后,动手是同样道理,只不过有的人是用针,有的人是用刀,有的人是用药,有的用手,同样是把那个地方打开。

飞花摘叶就是这样子。名相呢,在某些时候是很有用的,你如果从一个观点上否认这个存在的时候,它是没有用的,认同有这个东西存在的时候,它就有用。那天我用电脑做比方,屏幕上有很多内容,你现在看到屏幕上的人,它就要像个人,一只狗就要像只狗,所有细节都要在。

你忽略它的时候,是因为你从另一个角度去看,你可以忽略它。当你把它看做个真东西呢,就要认真地对待它。所以我们既然学中医,在中医这个范畴里面,所有的观念你都必须要圆融,只有圆融以后,才可以用它来做一些解释,这些解释也许对我没用,但是对病人,对我的学生有用。我今天去学习听了这么多内容,对我自己当然是有用,更主要是对学生和对病人有用。

黄剑:你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解释你对中医的理解。

林杰:对,它可以从这扇门走进来。我是希望通过接触更多的老师,为未来中医的入门找一条路。比方说,什么是佛?你可能说不出来什么是佛,但你可以告诉他这个不是佛那个不是佛;这个不是佛性,那个不是佛性。那么他就会慢慢找出一个东西,喔,这个是的。他否定了无数种以后,就会找到一个是的,这个时候他就找到答案了。你若一下子告诉他这个答案,他不接受的。很多人都要经历这个过程,自己否认了无数种东西后,最后找到一个确认的东西。

黄剑:所有的弯路都是必须的。

林杰:对,不经过这些程序,不经过这些细节和仪轨,得到一个东西,大家都不珍惜的,所以我带学生还依然从那里进去。如果我告诉他你点这里就可以治什么病,他也许就不相信,即使我把最好的针法教给他,他一定不相信,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,只要他有这个心理在,就学不会。所以,我现在要去学的只是一个说理工具而已,未来我还要用这个工具把学生一步一步引到他该去的地方。

李辛:而且这个说理工具最好还是大家沿用已久的,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,已经创了那么多学说了,枝叶无数,尽量不要再去自创一个学说。还是沿着过去的学说,比如黄帝内经、温病条辨、伤寒论,这样不会再产生新的枝节。

林杰: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

黄剑:孙曼之老师,他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一个继承者,一个集大成者。

李辛:他就是这个时代的老师,承接过去,照亮未来。

林杰:太对了。李辛昨天说很多人还不懂这是男装、那是女装的时候就开始做设计。我们其实很多人也是这样子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什么的时候就开始做设计师了,就想独立门派,自立门户。
图片 

李辛:人类从非洲开始,遍布七大洲五大洋,但一直都分离地生活,等到哥伦布时代,航海家去环游,他把世界全部接通了。孙老师就是这类人,把各个时代的中医各家学说打通,交给我们去学习应用。

林杰:你看他的气场就知道,非常安静,非常平稳,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他都是笑眯眯的,一点都不着急,但你可以感觉到他有一种神光在里面,非常好。

黄剑:我看孙曼之老师坐在那边,病人来来往往就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涌过去,他就像那颗礁石,岿然不动,安安静静的在那儿。

林杰:对。那么大一个沙发,那么小的个子坐在那里,气已经把那个沙发盖满满的,一点空间都没有了。

黄剑:他是一个闪光体,好像所有的赞美之词都愿意毫不吝啬地送给他。而且最难的是他这种分享的精神,我采访了很多医生,少见的。

林杰:我从他身上看到中医的希望。

李辛:他也给我们信心。       

林杰:像今天,我觉得他对过敏的分析太棒了。那一瞬间。我就觉得太厉害了。

比如他治胸痹,还有对柴胡余热提出来这个概念,都是非常难得的,还有把厥阴分为手厥阴、足厥阴,我原来看书也看老半天,老觉得里面有点乱,厥阴是最难理解的一条,原来把它一分,太容易了,现在我在回想经文就很容易了。

原来我去看的时候,有很多人问过我,我也是有点乱,我说这一条还没弄明白。今晚,我想我是明白啦。其实古代也是借助六经来做说理工具,张仲景或者那些名医都不会拘泥于这几经而已。你说叶天士观梧桐叶下死胎,就一叶而知秋,看到梧桐叶掉到地上,他捡起来说,你拿去熬一下就可以下死胎。就是梧桐叶从树上落下来那个气,从上往下,他就感悟了这一点,这个就是药,但你平常怎么会想到,梧桐叶会下胎呢。

黄剑:这跟禅宗非常像。

李辛:对,或者像金庸小说里的独孤求败,随手所得皆是无上兵器。

林杰:是这样子。古人所有的药都是和天地接通的一个工具,他看到这味药的时候,马上想到有什么作用,并不是他真正要去尝,尝只是后面的事情,他心里有感应,然后才会去验证。他如果连这个感应都没有,肯定不会去试这味药。

李辛:像叶天士那个时候,他本身也是接通天地了,那么他也得到了这个梧桐的这个相是降,而这个病人所需要的不过是这么一个东西而已,那他心念有了这么一个力量,他只是拿这个梧桐叶去做一个表法。他其实有了这个心念,这个心念只要跟这个病人相通,就已经完成这个治疗了。

林杰:在那一瞬间,天地间没有别的,只有这一片落叶,那种秋风萧瑟的那种气。一下子就从头顶贯到脚底了。所以,那个胎儿他已经可以感受到那个东西了,孕妇照样也感受了这个东西。

李辛:有点像印度或者是密宗的治法,直接观想药给他。

黄剑:我拍中医三年半,慢慢地开始看到那个山顶的云雾缭绕时隐时现的,我隐隐约约地看到那个方向了。

林杰:其实你去见的任何一个中医,有一方一法都不奇怪,关键是他有大的胸怀,大的思维,只要具有这两点,他就是好中医。因为中医既是一个实践的艺术,更是个思维的艺术。它是思维模式的东西,可以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边角,包括我们喝茶、吃饭、睡觉,每一个东西都有指导性的意义在里面,因为它首先是来源于生活,而又可以驾驭提高最后指导生活的东西。它其实是一个思维模式,一种生活方式,包括治疗模式也是贯穿在里面的。

李辛:这个思维模式跟我们平常人的思维模式又不一样,这个也是林杰医生说的视角,或者取相,取哪个部分。跟你做摄影师一样,当你拍一个东西的时候,你是个优秀的摄影师,其实在那个瞬间,所有东西都在里边了,虽然你还是在用这个思维。而像我们拍的话,我们会考虑这个瓶子要正面还是怎么样,这就局限化了。所以,原来朱熹有句话叫“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”,他到了这么一个状态的时候,他的每一思、每一念、他的每一个字,其实相当于是符咒了。

林杰:活佛在那里,所有人都去参拜他,他无论是拿一粒甘露丸,拿滴什么水给你喝都治病。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超越了这个东西本身了,已经超越那个静寂状态了。在他如梦如幻的状态里面,一切都是如梦如幻的,所以他可以用那个方法来做交换,做一种变化。但你实在要把它落实在实处的时候,就像你拍一部电影,一定要有演员,演员进入角色的时候一定要认真,最后才有东西展示给别人。当你在看病人的时候,其实,屏幕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如梦如幻了,他都是数据、影像的一个投射投影而已。因为里面所有东西,包括砍头,其实已经不是真的砍头了,只是你认为在砍头就是在砍头,你认为他在哭,他就在哭。如果你不这样认为的时候你就泰然处之。在另外一个空间里面看他。
图片 

黄剑:所以,当医生当到一定层次以后,有时候是挺辛苦的。因为你不得不回到原位去做一个演员,去陪他们演出那一出戏。

林杰:对。其实这是很多人有了那个功夫以后,心念不正所以就感到痛苦。但如果你有了这个功夫以后,你有很好的另外一种心念的时候,他就很自在。因为始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那就可以。

我看现在有一种说法叫疗愈,任何一种医学都是一种疗愈,我觉得疗愈这个词很好地表达了目前的一种状态。这是国外的一种方法,它通过很多暗示,给你展示各种现象,让你感觉你的心灵、你的肉体已经得到抚慰,那也是满足了人在某种状态下的一种需求。

李辛:所有的医学都有心理的这一模式,就是那天我们说的信仰体系,包括我们人生的意义、各种主义、各种学说,只不过是个信仰体系。原来有个哲学家说过一句话“人类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本来没有目的、没有方向、没有意义的生活赋予意义。”这个是所有医学里面都存在的,但是每个医学又有它独立的一个部分。

象顺势疗法,从信息影响能量再影响物质,这么一个层次。所有的治疗都是在某一个层次入手。但是又会全都影响到所有的层次。所以如果要在某一个具象层次入手,就要符合它那个层次所应有的表相和规律。

林杰:现在为什么要苦苦的去学习一些具体的东西?你一定要表达给人看。

李辛:对。否则你只能做一个教主,去重新创一套东西。

林杰:是的,那不行的,因为那样子就违背我们某一种初衷了。我现在见到任何一个人我都是跟他讲中医的事情,我都不讲中医以外的事情。你说所谓的神通啊、灵异这些东西,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但是我从来不用它,因为这些东西你一旦用,你就不是“人”了,做人一定要有人的游戏规则,要玩这个游戏,你就不能破坏这个游戏的规则。

李辛:不能用透视功能去打扑克。

林杰:对对,真的是这样,否则你就不要玩。因为你在玩中,才有失败感挫败感,才有成就感欣喜感。你要投入进去才有意义。生活其实就是投入,你怎么样投入进去你就有什么样的回报。做医生也是这样的,当我理解某一种层次以后,我更应该从头学起。你应该在这个体系里面做出应有的表率。那么就要从开始再重新走起,再次走,层次就比上次高了。

黄剑:螺旋式的。

林杰:一定是这样子,所以我要回到这个体系里面好好的学习,再花两年到三年时间我可能会把这个体系里很多东西贯穿起来。那时我就捧一捧好东西给你,你看这是我做的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